Sunday, September 11,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葡萄風信子與瓢蟲們」



最近有意識地想練習藍色,因為我喜歡藍色,畫畫的時候卻常習慣依賴暖色。

這張也是藍色練習,「葡萄風信子」,在春天遇見的花。

我走路常常低頭,2015年春天去日本的時候也是,所以看見了很多植物。





對植物了解不多,這株看起來可能是菊花的家人,花的姿態很多,包括它的影子,我覺得這個影子像是它個性的某一面。







陽光從樹枝穿透落在草地上的光,像陽光的腳印,一瞬之光的腳印也是瞬間變幻。





鐵絲底下的植物,拍的時候想說拍鐵絲跟植物不知道會怎麼樣。




原畫的主角:葡萄風信子

在路邊跟公園常常可以看到葡萄風信子。尚未綻放的花苞,就像小籠包還是小包子。


我畫的多是盛開當中的風信子,像下面這張這樣。





原畫

紙面上的凹痕是畫背面那張圖的關係,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畫完風信子,想加一些東西,我想到瓢蟲。瓢蟲感覺是好人,很多隻也不會恐怖。





明信片

明信片印好的樣子。





可以在春天看見這麼多好看的植物,這樣的春天值得期待。不過畫植物的時候,色鉛筆要常常削,有點心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