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2,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姬路城下的小樹狐狸」




當時在城外看見這棵花樹,有一般樹的縮小版錯覺,想說一定也有什麼人是需要這樣大小的樹吧。




姬路這個城

今年去姬路城的時候已經大致整修好了。從姬路站走到入口的時候,看見不同弧度的破風,與城牆和石垣的配色,太漂亮了,很高興見到你噢姬路城。

當時是四月六日,正值櫻花盛開的季節,城內一千多棵櫻花,又像來到一個超大型公園。





打開在車站買的草莓大福。

離開姬路城時,在出口處剛好有人拿罐頭餵貓咪們。

第一次畫的時候是失敗的,有三個問題。

1.石垣的石頭是怎樣的石頭

我畫石頭的時候,習慣用一些筆觸表現出它的立體。結果我依循習慣畫出來的,比較像公路防落石堆砌的防土牆,完全不是姬路城的樣子。查了資料發現,姬路城作為一座建築成熟的城,它的石垣採用「植入工法」,是日本古城石垣堆疊的方式之一,透過敲擊以磨平石頭的菱角和粗糙的表面,讓石頭之間的堆疊更為契合。所以,要怎麼樣畫出這麼平面整齊又保有岩石的質感,是我在這張畫裡面不斷去練習的。(植入工法的資料來源:石垣的種類


2.樹葉枝幹的去向

在第一張練習的時候,不只石垣出問題,樹也是。一開始,我也不知道樹會怎麼樣,就先畫再說。畫完發現,畫了一棵很厚重枝葉垂散的樹,像被大雨淋過。所以在第二次的時候,我改變的是樹葉的去向,透過樹葉的生長的方向,試著畫出這棵花樹在太陽底下光合作用的樣子。


3.是傾斜而不是垂直豎立的石垣

前兩個問題,大致都在第二次畫的時候得到解決。但是最後這個問題,即使重畫了,我覺得依然沒有很接近想要有的畫面。從照片可以看出,石垣並不是垂直地面的,姬路城以及一些日本古城,城牆的走勢為向內傾斜集中。傾斜就傾斜畫呀,但是,這個角度並不是石垣側面,而是正面,所以要從石頭的堆疊來表現它是向內向上集中的。我覺得這次畫出來的,還是不夠傾斜。


原畫





明信片

印成明信片的成品。



畫完給別人看,被古蹟友人說我這樣不能去跟人家說是姬路城,石垣還是畫得不夠成熟,最好還是低調說是岡山城之類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