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1,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熊谷櫻堤的賞花袋熊」


這張畫的靈感來自我在2015年春天的熊谷櫻堤看見的畫面。賞櫻的地方往往有很多人,可以捕捉有意思的畫面。對我來說,快樂是一瞬間的,所以畫畫絕對不算是一段快樂的過程。比起來,快門的時間,更接近我心裡快樂停留的時間長度。讓自己的眼睛跟手無意識地找東西,看看自己在當時的處境,眼睛看到什麼心裡在想什麼,那樣的拍攝,會出現讓自己都覺得很驚訝的發現。


四月初東京櫻花滿開,搭車前往位於郊區的熊谷市,買了一些食物就在熊谷櫻堤待一整天。




有時候我拍完會馬上看一下剛才拍的東西。看到這張,想到一個快門底下可以容納這麼多笑臉,已經比拍到滿開的櫻花還驚奇。


這個小孩跟可能是她媽媽的人一起來,她的眼睛常常有驚訝的神情。不知道這是不是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色,但是不管是不是第一次,小孩總是可以看到許多大人再也看不到的東西。

這個哥哥正在教妹妹騎三輪車,看妹妹騎,不是很清楚為什麼妹妹總是騎得不順。哥哥試了一些方式教,例如自己騎、在後面幫妹妹推車。過程中妹妹也有摔車,不過後來漸入佳境。










主人公袋熊的原型:倒數快門「1、2、3」的小孩

在路上看見很多小孩子,其中這位就是明信片的主角原型。
一開始注意到,是看見他跟大人一起從我對面走過來,他穿的襯衫感覺很舒服。

這群人的組合,像是兩個媽媽帶著各自的小孩出遊。接下來,袋熊的媽媽要幫另一個媽媽跟她的孩子拍照。這時候他站在旁邊,自己很參與地用手指數著1、2、3,也很明確地唸出來。當時鏡頭前後專注在拍照跟被拍的人都不太注意到他,我忍不住拍下了他。


後來想畫袋熊就想到他,只是畫完又有點不太認識這是誰了。



原畫

這是用色鉛筆畫完的樣子。



明信片








還有一些櫻花的郵票。 




在熊谷櫻堤的那一天看到的,會讓人迸出更多的畫面,希望這篇提到的其他照片,有一天還有一天,我可以漸漸再做出以他們為靈感的畫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