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明信片 色鉛筆 「小狐狸與貓頭鷹」


:我們來很難過到很難過好不好?
:有點擔心,不知道會是怎麽樣。
:已經開始了。
:可是我的眼睛還沒遮起來阿。
:看完再遮,看完也是會想遮住的。
:貓頭鷹,你會害怕嗎?
:嗯。
:那你還一直跟我說話。
:但願我們還會臉紅,當難過完以後。




貓頭鷹和小狐狸,是我常畫的對象,我喜歡牠們的外型,牠們對我來說也具有一些意義。意義可能是會改變的,當意義改變的時候,我畫牠們的樣子也會不太一樣。



之前用紙膠帶跟色鉛筆做的小張圖,這次作為明信片背面的插圖,就變成下面這樣了。




這樣那樣的,終於完成了這張。



小狐狸:「這個畫的是我嗎?」
「對啊,就是你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