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6, 2015

慢熟的台灣特有種系列:小森鼠的雜貨店


這次我想畫一些平常比較陌生,不會特別注意到的台灣特有種。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想到關於「特別」這件事。我一直以為台灣黑熊是很特殊的,後來發現同時分佈在日本的亞洲熊跟台灣黑熊,其實都屬於亞洲熊,乍看也是很相似的。


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台灣黑熊很獨一無二。我在想,為什麼台灣的特有種到目前為止已經被發現了1200多種,我只會覺得台灣黑熊、台灣藍鵲、藍腹鷳很特別。這不只是知不知道其他物種的問題,我看了其他物種,印象就是沒這麼深刻。


但是看越久,事情就不一樣了。我想畫的這些特有種,乍看起來沒有很特別,但是看越久,就越熟悉牠,也逐漸感受到牠的特別了,認識一個人好像也是這樣的。


也不只是看越久就越特別,我覺得自己多少還是受到「台灣特有種」這個意義的影響。




第一個要畫的是台灣森鼠,我並沒有像圖鑒記錄一樣地描繪牠們,而是想著這樣的動物,然後畫完它。


台灣森鼠(Apodemus semotus)簡介:

「台灣特有種。穴居性,夜間活動,雜食性,但以植物為主,喜食植物果實、嫩芽及小型昆蟲。台灣森鼠是活躍於中、高海拔山區的優勢鼠種,數量頗多。」-台灣生命大百科網站



材料:Prismacolor色鉛筆+HB製圖筆


一、雛形是一張速寫




這張畫的雛形,是我練習速寫一個雜貨店照片。在這個練習中,原本照片裡面沒有人,我加了一些鼠鼠進去顧店。


畫完這個速寫,我想嘗試畫一張大張有上色的。我蒐集更多跟雜貨店有關的物件,還有台灣森鼠的資料,開始構圖。



二、開始畫


相對於前一張速寫用線條表達,我在這張畫裡面,希望盡量拿掉輪廓線。


拿掉輪廓線的原因,一是因為沒有輪廓線的畫法,是我不擅長的,我想多練習。沒有輪廓線區隔物與物之間的顏色時,如何完成整張圖這麼多物件的配色,是能夠讓我練習去想一想的。


二是我的感覺,我覺得太明確的輪廓線,無論是深色線或是留白邊,都會讓物跟物之間缺少了關係。也就是說,不同的物件之間都有輪廓線作區隔,或是都有留白,物件的顏色想要怎麼樣,都跟相鄰的物件有區隔,可以保持距離。那樣的畫法,我試過,比較不會有出錯的感覺,但是畫了會覺得自己是冷漠的。






第一隻畫好的是看報鼠鼠,他不是顧店的,但是待在店裡面的時間跟店員差不多久。


這張畫裡面的鼠鼠幾乎都穿毛線衣,看報鼠鼠穿的是純粹紅色的毛線衣。





這隻弄磅秤的鼠鼠穿的是一般的印花長袖。


勾鬍子的時候,我很緊張。






這兩隻鼠鼠穿的是多色織紋的毛衣。

左邊那隻是我,不太做事,用無力的手騷擾別人。因為輕輕的,所以讓人更煩。


牠穿的毛衣也是我畫完最喜歡的。






這個角落是我最後畫的,用淡色的色鉛筆跟HB製圖筆完成。






這幾張是印成明信片的樣子,原圖大概是8張明信片的大小。

明信片的樣子可以在我的明信片商店看得到,印刷紙質是象牙紙,比原畫多了一些柔和。






這是我把明信片放進相框的樣子。

繪畫的過程差不多是這樣。另外,畫的那些天,有個不熟但是一直欣賞的人選擇離開這個世界。


我會一直想起這件事,沒辦法說。畫畫剛好是一件不會說話的事情。畫的當下,我心裡面帶著它,慢慢的想,覺得想畫得更美一點,我想努力,畫得更好一點。沒有什麼為什麼,好像是這樣想,我覺得比較能過得下去。最後左上角只用鉛筆完成的角落,掛曆上畫鹿群在山丘跳躍,如果說希望什麼,都已經太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