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9, 2013

[色鉛筆+紙膠帶] 在富麗漁村晒的棉被就要被吹落了阿





第一次對漁村的印象,是去雲林台西,看見街上的蚵農正在剝殼,小孩帶著不甘願的表情在一旁幫忙。跟不想寫功課的小孩不太一樣,剝蚵這件事情很難只是應付,無論多不情願,都必須很賣力才能完成它。

第二次是我從鼻頭角步道走下來,在烈日高照的鼻頭里富麗魚村閒晃。我不清楚漁村生活的作息,當時在漁村的路上沒有什麼人,灰色建築的聚落空空的、一片寂靜。這時候唯一在動的似乎是許多戶人家圍牆與陽台上的棉被了。雖然房屋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每一件棉被的花色都很有特色。風大與烈日,不晒棉被,就像好天氣不出去玩一樣阿。

離開富麗魚村的幾個月後,從冬天到了夏天,在英文課學到「zephyr」這個字,是微風的意思。我便又再想起這個地方的景緻。






瑞芳區鼻頭里富麗漁村


這棟建築物就是這次畫畫的參考對象,牆壁與窗戶是眾多幾何圖案組成。



棉被的花色在一片昏灰的建築景色中更加顯眼。


材料:
1. 捷克KOH-I-NOOR 72色藝術家水性彩色鉛筆
2. 眾多簽字筆
3. maruman 素描紙


1. 小孩的肢體


小孩的肢體是參考Winifred Margaret Tarrant 的 “A Fairy Band" 這幅畫中,站在蘑菇上指揮樂隊的妖精。相形之下,我畫的還是太僵硬了,尤其是伸出去的左手還有前傾的身體,都沒有表現得這麼生動。另外,雖然"A Fairy Band" 這幅畫裡的妖精們之間沒有差異太大的裝扮,但是透過臉與肢體有各式各樣的角度,還是可以營造出豐富熱鬧的畫面。我想臉部與肢體是必須去練習的了。

http://b-a-n-s-h-e-e.livejournal.com/275595.html?thread=4283275


來源:wiki
Winifred Margaret Tarrant(1888-1859)是維多利亞時代的插畫家,也是插畫家Percy Tarrant 的女兒,主要的作品主題是妖精與宗教相關的繪畫,以童書、明信片、卡片等形式銷售。Tarrant留下大量精美的插畫,也包括各種熟悉的童話的插畫,例如小紅帽、愛麗絲夢遊仙境。我想要先介紹她的第一本童書插畫,是1908年幫牧師Kingsley(1819-1875) 撰寫的“The Water- Babies, Fairy Tale for a Landy Baby" 繪製插畫。“The Water- Babies, Fairy Tale for a Landy Baby" (1863)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書,敘述一個打掃煙囪的男孩Tom跑進充滿奇幻的水世界,在水世界裡面學習很多道德觀念,最後成為水精靈。乍看是講基督教「贖回」( redemption )的概念,其實反省了當時英國社會中,童工遭受剝削的處境。




書中第一章開頭寫道: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little chimney-sweep, and his name was Tom. That is a short name, and you have heard it before, so you will not have much trouble in remembering it. He lived in a great town in the North Country, where there were plenty of chimneys to sweep, and plenty of money for Tom to earn and his master to spend. He could not read nor write, and did not care to do either; and he never washed himself, for there was no water up the court where he lived. He had never been taught to say his prayers. He never had heard of God, or of Christ, except in words which you never have heard, and which it would have been well if he had never heard. He cried half his time, and laughed the other half. 
Tom原本是個清洗煙囪卻從不會清洗自己與不上教堂的孩子,離開殘酷對待他的僱主以後,某次撞見新僱主的女兒,才意識到自己是骯臟的。Tom心中許願可以變乾淨,接著就變換到水世界。在水世界裡面他認識了很多動物與精靈,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Mrs. Bedonebyasyoudid,中文該不會要翻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女士」,看起來就是道德意識很強的角色安排。Mrs. Bedonebyasyoudid是個專門處罰--人類世界中那些虐待兒童的成人。


以下2張都是Tarrant在此書中的插畫。
來源:wiki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143/4828932920_5c5455eec2.jpg

(這裡有可以下載的“Water Babies”英文電子書版本,不過裡面插畫是Jesse Willcow Smith畫的,不是Winifred Margaret Tarrant

看完 Tarrant 的作品,猶豫要不要停在最美好的一刻就好。算了,還是回到我這次畫的吧。

鉛筆構圖的時候,記得這幅畫裡面有風,每個可能會受到風力影響的事物都要盡可能表達。還有,無論是小孩、狗狗、貓咪,他(牠)們的四肢都要活潑一點。
鉛筆構圖
原本左方有畫上蚵殼,可是後來覺得看起來有點刻意,便塗掉了。
簽字筆崩潰的幾何圖案


2. 晒棉被

曬棉被的時候,光影是重點。
記錄某一天我的曬衣服

曾經以曬衣為主題的畫家,我所知的是Jeffrey T. Larson(1962-)

http://www.artrenewal.org/artwork/059/1059/6263/blessed_morn-large.jpg

可是...這次晒被子並沒有參考Jeffrey T. Larson,而是嘗試用紙膠帶去表現棉被。


掛在內側的棉被,因為有陰影,我先用簽字筆塗黑,再用紙膠帶疊上。

中間那件橘色被子,因為狗狗和貓咪都抓住,所以被子上有很多褶皺。我先剪貼小紙片製作浮起,再來橘色紙膠帶比較透明,不適合用黑色作底,我用橘色色鉛筆先打底。

貼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實際上來看,會更有棉被皺褶的視覺效果。

3. 陰影的線條

畫到剛才,我覺得圍牆內側的上色並不符合我看到的漁村景象。當時在富麗魚村,除了棉被以外,映入眼中的顏色就是灰與藍。即便這棟建築物含有很多繽紛色彩,我還是希望這幅畫可以記錄一些漁村的顏色。因此,我把上好的色塗掉,想想該怎麼辦。

然後,我想到可以試試看用線條來取代配色的複雜。

簽字筆接力賽

翻開剪貼簿一張簡單明確的線條畫,我很青睞那隻兔子,畫得很棒。
剪貼簿
我先用淡淡的藍打底,參雜一些些黃色表現時間的陳舊感。接著,開始用幾支簽字筆打陰影。


這是一開始完成的樣子,有好心人建議我,眼睛只有輕輕一點,好像不夠表達匆忙混亂的神情。


所以我再將眼睛加工,這就是最後完成的樣子了。

或許畫面的陰暗色調,跟前述陽光底下晒棉被的情境不同。更有人說,人物的肢體表情比較像是要失火了,與微風給人的閒暇氛圍不搭。我想解釋,從晒棉被的經驗裡,不可能總是陽光普照伴隨微風吹拂這麼順利的。而這個晒棉被場景已經遇到烏雲密佈、即將要變天的時候,必須趁著下雨以前把棉被收進屋裡。不知道海邊的天氣是不是這麼多變,但是我想畫出趕快趕快的感覺。

這幅畫的情境跟這次畫畫的體驗很類似。這次畫畫特別讓我覺得,自己的畫畫過程並不像是繪畫教學影片那樣的循序漸進,而是來來回回的猶豫、補救、修改。一直以來,我完全沒辦法像繪畫影片那樣,從容地完成一幅畫;我在畫畫前後、畫畫當中的情緒太多,無論是與回憶和解、不滿畫出來的樣子、放開拘謹去想盡辦法彌補糟糕的地方,總是在想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