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1, 2013

[The Sweet Life] NHK名古屋放送局附近的花屋:Flower - Noritake


材料:
新韓(Shinhan)水彩、林三益水彩筆
The Sweet Life: Reflections on Home and Garden by Laura Stoddart (我畫在這本2005年出版的插畫記事本上的空白頁,以後再來介紹它)

能夠無意中找到這間花屋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旅行中總是期待,會碰到什麼美好的事物、有趣的交談、以及回到原本生活還會觸景想起的畫面。為了讓期待成真,會尋覓合適的旅伴、避開擁擠的行程、往有興趣的地方走去。真的什麼都有注意到了,也許路途中就與旅伴吵架了;到達想要的目的地,卻可能遇到不適合的天氣;以為遇到有趣的新朋友,後來發現只是氣氛使然的萍水相逢。


做一件事情,會把期待的目標放在心裡,並且往這個目標做準備;可是,也必須保留一個空間,為不可預期的因素,裝下「沒有也沒關係」的心理準備。不僅是為了化解達不到而產生的挫敗感,也是避免達到以後再回頭看的空虛感。(挫敗感和空虛感有很不一樣嗎,所以有沒有達到有很不一樣嗎?都不知道。最後問一次,還是希望可以達到呀)





將目的地設定在荣、隨意在名古屋市區隨意走走的那一天,腳程蠻快的,和經過大須二丁目居酒屋是同一天(那篇:大須二丁目酒場 名駅店),經過了NHK名古屋放送局




一樓大廳有個我不太清楚的場面,坐著的人很悠哉的樣子,他們在做什麼,可能要問相關領域的朋友們。



參觀民眾體驗攝影棚中的播報,藍色背景是採取消除背景顏色的合成原理,用對應的背景圖取代指定的顏色(藍色),他們也剛好沒有穿藍色衣服,皮膚也不是藍色的。接著就可以在螢幕上看到背景如同節目的畫面。


我也玩了一個,可以讓自己的影像在電視上面,可是它的原理與上一張不同,我這個比較像是有多摩君裝飾的一台大型監視器。



結束誤闖的電視台大樓,我經過了這間花屋,事後從地圖上來看,真的很近。憑著對店鋪擺設的印象,在不知店名與地址的情況下,我好不容易在網路上找到它的網頁:Flower - Noritake
http://www.flower-noritake.com/shop/shop.html

日本的花店稱為「花屋」。
玻璃門上的字穿插着許多昆蟲蜂蝶,疊上玻璃反光下的枝葉藤蔓,如同一幅畫。看著蝴蝶在面前飛,一向會跟著它們的路徑走,這扇門也讓我忍不住打開它。



從烈日悶熱的室外穿越到不是那種冷氣乾冷的陰涼空間。是任意門嗎?

店裡有許多鹵素燈,不知道它對植物的功用是什麼?其實室內有很多暗處,因為小小的強照光源,陰影處也會特別深。

可以看到有洗手台與各式各樣的容器,花店不是飾品店,室內花店展示的同時也要維持植物們的生命,所以必須有水分供給。冷氣的除濕功能則延續木製裝潢的壽命。花店裡的生命是很靜態的,對它們的要求是維持在現狀,不要成長,不要枯萎,枯萎了就做成乾燥花,總之,「維持」很重要;比起外面濕嗒嗒的花草,這裡也沒有竄出來的蚯蚓、小蝸牛和嗡嗡蜂蝶,這裡讓人以為這些花它們可以自己過得很好。



除了裝水容器,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鏡子。


植物以外,還有一面貼牆壁的櫃子擺放許多裝飾。




不知道鹵素燈對植物的功能,可是它可以幫臉打光。鹵素燈的高溫讓人不能靠太近。

我想花店店員通常需要足夠的耐心和想像力。
在這裡,商品呈現的方式是依客人的預算、對象、場合、生活風格,來選取素材去製作。雖然有些行業有客制化的服務,花店也會有目錄可以看,可是花店不是做好一束束花讓你憑自己喜好挑,而是常常從素材裡面去重新組合。真的很不一樣,餐廳店員不會問你:你希望是多少價位的餐(這聽起來很不對勁)?你是要帶去跟誰一起吃的?







總之,這是我在名古屋最喜歡的地方。



畫畫過程

有點不好意思說這是構圖,不過這就是構圖了。

水彩還有用來裝水的果醬瓶和牛奶瓶

上一層檸檬黃(NO. 411)

作畫現場

我不知道比較好的處理黃暈的步驟怎麼做,用permanent yellow deep(NO. 405)塗後方燈光的黃暈。直覺的畫了一些黃綠色的枝葉(NO.404)

我希望用12色混合表達出每一盆不一樣的綠葉







我發現這本記事本的紙很厚很滑,雖然用的是水彩,但是紙幾乎不會吸收水分。所以,很適合我這種不會掌控水分的人,因為我可以一直疊色。

近看,像是用彩色巧克力醬畫畫,是一幅很乾很濃的畫面。

這時候的柱子(左後方那根)是我最滿意的時候了,可惜之後用了別的顏色就難以回去。


畫好了,畫完覺得,前面的柵欄很重要。




底下是後來送去印刷行,印製成明信片的樣子,顏色的層次有點跑,例如柵欄的金色表達不出來;還有柱子也被切掉了。如果一開始是看這張明信片,就不會想太多了吧。我還是蠻喜歡的。

明信片背面

放大來看整張


這間花店,我放了幾年才拿出來畫;其實花店的繽紛伴隨著低靡的回憶,會有一點難下筆的,很多回憶都是如此複雜;回憶放在那裡可以一直放下去,可是想到要怎麼呈現它們,會蠻頭痛的。但是,我還可以選擇當下的心情要不要來畫它。於是,去年9月,當時的生活能夠讓我去看到回憶的美好,把這部分的記憶整理出來。

花店和人們的聯繫,常發生在出生、生病住/出院的時候、入學典禮、畢業典禮、節日、結婚、新居落成、退休的時候,一個特定的、歡迎大家去記得的時刻,用花去記住。畫畫也有一點像這樣,這張畫,就是幫我記住當時有一個能夠去處理複雜記憶的心,才能將它們畫出來。

最後,記事本上的這一頁底下寫著:

"A modest garden contains, for those who know how to look and to wait, more instruction than a library."

沒錯,就是這樣。

----------------------------
這張畫我有印成明信片,放在我的明信片商店
喜歡看花的人,有幾個網頁可以去瀏覽(陸續貼上)
Nonno-Flower
名古屋市内とその周辺のお花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