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6, 2013

[版畫/浮世繪] 小孩篇(河野薰、斎藤清、喜多川歌麿、初山滋、Shuzo Ikeda)


http://ja.ukiyo-e.org/image/mfa/sc144598

看到一些社群與媒體的圖像,對於小孩的形象、期待它所表現的是可愛乖巧、惹人憐愛。例如臉書的可愛小孩粉絲頁,小孩笑起來讓人心花怒放,又氣又哭的樣子惹人憐愛,再把小動物跟小孩放在一起照相,就像是把小熊跟小熊維尼放在一起,沒有人不喜歡的。

不過,也有一些對於小孩的記錄與描繪不是只有這一面。 這篇想介紹的日本版畫裡面,也希望能夠包含不同小孩的生活和想法。



  1. 誰的小孩,在哪裡,做什麼?

Going Home, 1950s, Kikuchi Yuichi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48981g1
傍晚跟大人回家的小孩,手裡拿著釣竿。大人背的籃子不知道有沒有裝東西,是已經把漁獲拿去賣了還是正要帶回家呢。

媽媽說小時候的家裡會釣青蛙,大隻的就拿去市場賣,小隻的拿回家裡加菜。阿公下班後也會去釣青蛙,釣完就回家洗澡,舅舅再把青蛙趁阿公洗澡的時候拿去賣。



A young Prince sitting on the shoulders of a retainer, 1885, 小林清親


畫面最亮點就是那個小王子了,他來到海邊,是人家背來的。看久了發現畫面中有超多小孩,似乎在工作,有的甚至光著身子。小王子的視線不是在其他小孩身上,他好像是專程來看什麼的,也許是漁船、戰艦入港?右邊的兩個自行站立的小孩不知道是什麼身份,不過從服裝、鞋子看來,位階至少比背小王子的人來的高。

Drummer, 1950s, Ikeda Shuzo

打鼓的小孩,這比較像是營造一種意境,而不像前兩幅描繪實際的生活。

Children in Snow - Life of Japanese Children, 1950s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31465g1
這讓我想到一休和尚雪地裡找媽媽也是類似打扮,這裡有兩套雪地裝扮。

Child carrying a younger child, 斎藤清(Kiyoshi Saito, 1907-1993)

http://ja.ukiyo-e.org/image/jaodb/Kiyoshi_Saito-No_Series-Child_carrying_a_younger_child_2-00031838-020817-F06
照顧小孩的小孩,有的時候,小孩也必須照顧其他的小孩。看著小孩額頭上的陰影,應該背的有點吃力而低下頭來了。不過她沒有很哀怨,從嘴巴的形狀來看,跟只畫一條平線比起來不太一樣。

2. 小孩跟誰在一起

Mother and Child in Bath, late 20th century., Onda Akio



媽媽跟小孩泡澡,他們之間的三角留白,是媽媽的腿嗎?我看不出來。看不到小孩的表情,一起泡澡有種同樂的感覺,媽媽看起來也比較不累。


Mosquito Net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36585g1
跟媽媽(?)在蚊帳裡休息,左邊掛著小孩的衣服。沒有床舖的結構,所以蚊帳要有竹節蟲般的支架才能撐起來。


Priest Huiyuan (Eon Hoshi) from the series Three Laughers at Children's Playful Spirits (Kokei ni sansho), 1802, 喜多川歌麿

http://www.harvardartmuseums.org/art/208071
「喜多川歌麿(1753 - 1806)是日本浮世繪最著名的大師之一。善畫美人畫
生於江戶(今東京)農家,是「大首繪」的創始人,也就是有臉部特寫的半身胸像。他對處於社會底層的歌舞伎、大坂貧妓充滿同情,並且以纖細高雅的筆觸繪製了許多以頭部為主的美人畫,竭力探究女性內心深處的特有之美。」(資料:維基百科)
這張也有種同樂的感覺,左邊還有一隻狗狗的前腳舉起來,他也想要加入嗎?不要因為有小孩就冷落狗狗了喔。

Shunga, 1769-1773, 鈴木春信 

http://ja.ukiyo-e.org/image/bm/AN00583023_001_l

Shunga是浮世繪中的春畫,這是爸爸、媽媽和小孩嗎?真的很了不起。

Firework, 1962, Shuzo Ikeda

http://thecollectionaire.blogspot.tw/2012/03/hello-my-love.html

跟玩伴一起的小孩,而且有不同年齡的小孩喔。小男孩是被仙女棒點燃的火光刺眼了嗎?


Ring Dancing- LE — 輪おどり, 1966, Shuzo Ikeda

http://ukiyo-e.org/image/jaodb/Ikeda_Shuzo-No_Series-Ring_Dancing_LE-00038184-050721-F12
這個視角,從上往下,這應該是差不多同齡的小孩們。

A Contest in Pinching Noses from the series of Children's Games, 1952, 初山滋

http://ja.ukiyo-e.org/image/famsf/5049161402730031
初山滋(1897-1973)的作品,他的作品常用在小學語文教材。想起來,我的小學課本好像也有一些版畫作品。一起玩捏鼻子遊戲的小孩們,我還沒玩過這個,應該不是很舒服吧?腳還纏在一起,應該會越玩越扭曲。


http://www.etsy.com/listing/74562983/reserved-shuzo-ikeda-woodblock-rabbit
也是Shuzo Ikeda的作品,我覺得Shuzo Ikeda的作品蠻重視小孩的手臂與手指。


Girl and Blue Bird, 河野薰















(http://ja.ukiyo-e.org/artist/kawano-kaoru)



Girl and Gold Fish, 河野薰


3. 角度、光影變化來表達小孩的情緒


Child and Persimmon Tree, 1973, 海野光弘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25054g1
鮮艷的果樹枝幹,讓人雖然不會忽略有個小孩側影,但是不會那麼在意這個小孩。他/她似乎在想什麼,可是她/他可能希望你把注意力放在果樹上,不要太在意他/她。

Child and Birds, 河野薰

http://ja.ukiyo-e.org/image/jaodb/Kawano_Kaoru-No_Series-Child_and_Birds-00042254-100401-F12
似乎一動也不動的小孩,看著眼前飛翔的鳥們,在大人眼中的乖巧文靜,還藏了一些其他東西嗎。

Red Mask, 河野薰

http://kaorukawano.jp/works/works1.html

小女孩平靜地把臉上的笑臉面具移開,露出黯然的表情,辛苦了。

4. Ikeda Shuzo畫的手

我覺得Ikeda Shuzo的畫風,很著重人物的手臂、手指,特別想講一下。

Children and Birds,Ikeda Shuzo


Child and Fruits,1964, Ikeda Shuzo




http://ukiyo-e.org/image/jaodb/Ikeda_Shuzo-No_Series-Unknown_string_game-00033388-040702-F06

這裡的小孩,我看不出來是誰的小孩,就是可愛的小孩吧。


小孩之間也有長幼,我大概是那個被遮眼的,雖然有點受不了想掙扎,可是為了能跟同伴玩在一起,還是願意被這樣戲弄。


Child and Lemon, 1979, Hayashi Waichi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25043g1
這張圖給我的感覺,不是檸檬,也不是小孩,是可愛吧。


大概就是這些。畫的主題,有的是描繪小孩的生活,有的是著重小孩的可愛。我覺得現在很受歡迎的主題是,小孩的生活就是可愛,就是萌。以前的畫,描繪小孩吃東西,重點在於這個小孩在做什麼,不過現在不能只描繪他在做什麼,還要讓大家感覺到小孩吃東西的可愛、睡覺的可愛、生氣的可愛。讓大家認為小孩的舉動就是可愛,真的好厲害。

小孩的生活就是萌,真的療癒了很多大人的心。可是如果只有小孩的萌,會不會就無法接受小孩的其它面向、忽略了小孩複雜的心思。小孩被當作小白兔般的需要被保護,放在學校裡面被保護的想法,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只是,你想要保護她/他,那樣的保護卻足以摧毀他/她。

有時候會批評一個原本受歡迎的天真小孩開始裝大人,做作到令人失望。「小大人」在「大人」口中的「這樣不好」,其實是對大人來說的不好,因為這個小孩確實變得不太具有療癒作用了,就像小熊維尼想要學維尼一樣(維尼是小熊維尼作者的兒子)。對於小孩本身,小孩本來就不只是萌,他/她生氣起來的可愛模樣,那是你說的你期待的,其實生氣才是真正發生在她/他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