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3, 2013

[Postcard] The Room Full of the Fish Images


完成圖
明信片另一面

這張明信片,場景充滿魚的圖像。不只魚的生動,還有裙子的飄逸、撒飼料而舉起的手、貼得搖搖欲墜的牆上便條紙,呈現出一張到處都在動的圖畫。

材料:

  1. 施德樓STAEDTLER水性色鉛
  2. COPIC Multi Liner代針筆0.05
  3. Maruman明信片紙





貼郵戳紙膠帶,也是魚喔!



題材是來自一本小孩房間裝潢的書,裡面的照片有很多有趣的色彩搭配,更棒的是小孩入鏡,都會讓照片一下子被記住。






先來看一開始的構圖,因為我缺乏耐心,又是深夜畫畫,所以直接用黑色簽字筆(代針筆)構圖。因為簽字筆不方便塗改,所以構圖由近而遠,才不會有線條重疊的痕跡。雖然說沒耐心,可是這樣的構圖方式更需要小心翼翼和專注力,我也沒有輕鬆到。







完成黑色構圖以後,我心裡很滿意,就是覺得還蠻好看的。覺得好看的原因可能是看起來主題明確。還有我擔心畫不好的地方,沒有想像的糟。但是,也出現一個問題,我擔心一上色,反而會失焦。書上相片本身已經很好看了,如果按相片色彩上色,既不會有照片的色彩鮮明,又會因為顏色多、對比弱,很容易失去重點。猶豫不決,我心裡其實還是想上色,我問了還在線上的實驗室朋友,他建議我上色,那就開始吧。


簽字筆已經表達了大部分的明暗對比,所以我用色鉛筆輕輕上色,有些暗處加深一點顏色而已。畫到一半,闔上書本,不要太受相片本身影響,我憑著自己的心意選色、上色。



畫完以後,實在是太累,趕快去睡覺了。

細節

這是細節,有很多條魚吧!


我最想畫的是桌上的魚缸(雖然畫起來的結果不是我最滿意的)。

小學的時候,我也有一個魚缸,就像畫裡的那樣,只有一條魚,一條鬥魚。是我在家裡附近的「田納西書店」買的,這家書店在當時是斗六最大的一間書店,有最多的書。我對這條魚印象深刻,因為它活得很久(以我的養魚經驗來說),8個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久,死掉的時候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我不會時時刻刻驚嘆它的生命力,當它存在于我的生活,我只將它視為習慣。將它定期拿到後門曬太陽,在陽光折射下看它悠游,是一種比每天自動早起還要讓人開心、滿足很多很多的習慣。它死掉也是個意外,是爸爸的逆滲透裝置有點問題,導致出來的水讓它發黑死掉。有些事情發生的當下,會覺得出乎我的意料,其實後來發現,只有我很訝異,而忘記我常常粗心不留意。

後來又陸陸續續去書店買了一隻又一隻的鬥魚回來養,卻一隻接一隻的快速陣亡。魚缸也就收到車庫裡了。現在的田納西書店,一樓的三分之二也被水餃店租走了。

國中開始,又買了會打氣的水族箱,裡面有顏色、種類不同的魚,變成很有趣、熱鬧的水族箱。但是,有時候會出現互咬的情況,很慘。後來也就收起來了。

直到高中、大學的時候,媽媽又在客廳矮櫃上擺起魚缸養孔雀魚。媽媽說,如果在室內的矮櫃上擺放魚缸,玻璃的折射,伴隨魚游動所掀起的水波,比起盆栽,她覺得更生動活潑。對媽媽來說,魚缸是一個很棒的背景。

最後是上傳照片以後,有熱心讀者、也是建議我上色的實驗室朋友,把畫裡的魚都找出來了!有種讀者回函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