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9, 2013

[Printmaking] 動物篇(逸見享、河野薰、一筆斎文調)




我只看過一次版畫展,在2年前的歷史博物館,那次是歐洲的版畫。看完以後發現:1. 版畫收藏是相對沒那麼昂貴的收藏畫類。2. 版畫原來可以上這麼多顏色。3. 如果說版畫可以上這麼多顏色,那我看的一些圖畫,是不是都是版畫?但是我還不太會分辨。



最近看版畫,是因為浮世繪的關係。我發現很多浮世繪的製作過程都是版畫,於是搜尋到許多版畫。不過,關於版畫怎麼出現、版畫與浮世繪的關係、版畫怎麼製作,我都非常不清楚,我查了幾本書,過年完可以去借。


因為從浮世繪搜尋到的版畫,所以都是日本的版畫。


逸見享1895-1944



http://data.ukiyo-e.org/artelino/images/43407g1.jpg



































逸見享是昭和早期的版畫家。這是他畫貓的作品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幅。構圖看起來簡單,細節都很有趣。

背景

首先,畫面的角度不知道是水面上,還是水裡面。總之,以水作主題背景的,平常看到的是描繪水的波紋流動、光影變化。這張則是描繪水裡的活動。

這讓我想到奇奇蒂蒂,場景從樹幹到樹洞裡面,這讓我一開始就會覺得很好玩了。
1626-1-161.jpg


貓咪

接著看畫面上的東西,最大的是貓,一隻有人類五官的貓咪,雙眼兩端還有粉色眼暈。除了有人臉般的長相,表情也很有意思。雖然抓著魚(魚有沒有舌頭阿?),可是眼睛視角卻往上,不是落在獵物(玩物?)或魚群身上,顯得有點悻悻然的無感。我猜,這可能跟設定的時間點有關,也許是畫抓到魚之後,而不是抓到魚的那一瞬間,所以牠覺得最有趣、最有成就感的時刻已經過了。

被抓到的魚和跟隨的魚群

我不知道魚有沒有舌頭,如果沒有,那被抓到的魚吐出的舌頭,就跟其他魚臉上的眉毛一樣,都是擬人化的表現。它的眼睛瞇成一條線,也比其他魚猙獰。

我不理解的是,為什麼其他魚會跟著貓咪的方向,不是四散開來。至少我在動物頻道看到海豚吃魚,魚群不會跟海豚同方向的。

如果是時間點的問題,例如這是畫在貓咪跳下水抓住魚的那一刻,魚群還來不及更改方向,而不是跟隨貓咪的游向。但是,如果作者想要擬人化,那麼魚群應該是驚嚇錯愕的表情,可是魚群是帶著凝重的表情啊。

想到凝重的表情,魚群是要救同伴嗎?這個猜測...我就是覺得不可能!

我最後比較覺得,時間點是畫在貓咪抓到了那條魚,過了一陣子,有魚群游過,因為不是抓它們,它們就覺得無所謂,所以表情木然地游走。

這樣看來,裡面看起來情感最激烈的就是被抓到快死掉的魚了。不過,我也無法確定魚群之一會不會是故作鎮定、內心起伏很大。





同樣是人臉的貓還有

Sleeping Cat






這也是一張擬人貓,看起來是沒有尾巴的,我猜有些人會喜歡這種風格的,我自己覺得有趣的地方是,雖然結合貓與人,可是擺出人的姿態,長相擬人,腦中的模式好像會自動轉換,覺得這樣很自然。

Untitled- Cat



這是一張打領帶的貓,頭上還有一朵小烏雲,打領帶的貓一臉無奈,跟人差不多。


除了貓以外,逸見享還有畫大象。可愛。

http://ja.ukiyo-e.org/image/wbp/964552728
逸見享有其它風景畫,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他畫動物。





河野薰(1916-1965)


Rooster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48585g1
河野薰是北海道的畫家,他畫了很多動物和小孩,我都很喜歡。背景常常是深色的,很安靜的感覺。這張公雞,一看就很難忘記,我覺得他的風格容易讓我記住。

Kitten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48585g1
虎斑貓,頭跟身的配色是相反的。


Moonlight Night


http://ja.ukiyo-e.org/image/artelino/48585g1

貓頭鷹是夜晚活動的鳥類,背景再黑,它們的眼睛都很雪亮阿。


http://kaorukawano.jp/works/index.html

右邊的貓頭鷹眨眼,會讓人覺得它們真的靠得很近很近。


http://tokyopc.exblog.jp/11831407

這張的顏色淡雅,畫面讓人很有安全感。

河野薰紀念館




一筆文調



首圖是一筆文調的作品,他是江戶時期的浮世繪畫家。

畫面是不倒翁與貓頭鷹,他們的眼睛一模一樣。不知道放在一起的涵義,不過這裡的貓頭鷹,跟剛才的貓頭鷹不太一樣。河野薰的貓頭鷹比較像是動物世界的形象,一筆文調的貓頭鷹比較像是吉祥物、不是真的動物。

這張也是這樣。



介紹到這裡了,所以魚到底有沒有舌頭?

除夕到了,新年快樂。